直克资讯 > 教育 > 课堂上“讲究”的哲学人——记全国模范教师、南开大学教授王南湜

课堂上“讲究”的哲学人——记全国模范教师、南开大学教授王南湜

发布时间:2019-10-28 07:58:08

热度:1361

资料来源:《经济日报》

“虽然我和王老师石楠在现实生活中没有太多交集,但他的作品和文章对我影响很大。毫不夸张地说,这几乎塑造了我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理解。”南开大学哲学系教授王石楠和南开大学哲学系2017级硕士研究生窦子琪都充满了钦佩。

在学生眼中,王石楠是一位受人尊敬的老师。在同事们的眼里,他是一个令人信服的学术领袖。这也许是王石楠在2019年获得“国家模范教师”称号的最有力证明。

教育取决于感染。

学习哲学并开始主修化学机械的王石楠被认为是“半正派”。因为他“还算过得去”,他更理解许多人对哲学的“不理解”以及不同学科的不同含义。

曾经有一个学生,她的父母想让她学习管理,但她只是热爱哲学。为此,她苦恼了很长时间,所以她写信给王石楠寻求帮助。王石楠的回答是,战略和战术不是完全一样的,哲学和管理之间没有矛盾。

在王石楠看来,每个人都不容易掌握自己的兴趣和能力。难怪许多学生感到困惑。王石楠经常引用自己的故事作为例子。他说他年轻时喜欢听祖父讲故事。由于痴迷,他长大后想成为一名作家。然而,只有当一个人的生活方向被决定时,他的优势才在于猜测而不是文学创作。结果,人们终于走上了哲学研究和教学的道路。

在教学中,王石楠注重学生思想认识问题与学术界倾向性问题的结合,引导学生深入系统地学习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原理,帮助学生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积极引导学生从哲学的角度探索当代中国的重大问题。

王石楠哲学课之所以特别受欢迎,也是因为他有着清晰的问题意识和深刻的当代关怀。"讲课时,我们应该结合实际情况进行有针对性的分析."王石楠说:“广义上讲,人是通过学习变成人的。为了解决学生遇到的问题,哲学教师必须首先提高他们的理论素养,了解实际问题,然后才能与他们产生共鸣,共同解决问题。”

有一部电影深深打动了王楠,他很少去看大型电影。他一遍又一遍地看了几遍这部电影。这部电影是“从西方到东方没有问题”。“它讲述了许多年轻人的生活选择,让我深受感动。教育依赖于感染,而不是说服,否则很容易口服和拒绝服从。”王石楠说。

一个好学生可以让老师失望。

王石楠长期以来一直是基础本科课程《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的主讲教师,并为本科生开设了多门选修课。从2018年起,65岁的他开始为本科生开设普通哲学课程。

对王石楠来说,这一课一定是“精致的”。在本科班,王石楠坚持站着教学。"眼神交流至关重要。"他说,“如果学生对课程内容不感兴趣,他们会低头去做他们的事。站着讲课,我可以看到学生的反馈,我可以及时调整。”在研究生班,王石楠坚持坐着教书。“研究生不仅在学习知识方面不同于本科生,而且在激发他们的创新思维方面也不同。因此,师生之间的平等交流至关重要。学生不应该认为老师是无可辩驳的权威。在合作研究中,学生最好把老师当成合作伙伴。”“站”和“坐”,你说,注意不注意?

王石楠在课堂上的“压力”也反映在他常说的“最好的学生是能让老师失望的人”王石楠的课堂气氛一直非常活跃。他经常鼓励学生在课堂上提问和与老师争论。

当王楠博士刚离开学校去教授马克思主义哲学时,当谈到“劳动创造人本身”的命题时,一些学生站起来问道,“这是达尔文的进化论还是拉马克的进化论?”王楠愣住了。简而言之,拉马克的进化理论的特点是“使用进出”和“获得遗传”,而达尔文的进化理论认为物种的产生是“自然选择”的结果,即自然选择和适者生存。这两种理论的区别在于“进化”导致的不同机制。“学生们提出的问题不仅激励我深入思考进化论,还提高了课堂教学质量。”王石楠说,不是所有的问题都有答案,但是即使没有答案,作为一名教师,也必须说实话,没有答案。

南开大学的学风一贯稳健,大多数学生诚实朴素。王石楠认为学校和老师应该鼓励学生勇敢表达,善于提问。旧观念是“学生不能就学术问题与老师公开争论”。就王石楠而言,这显然不是真的。当然,老师会犯错误,走弯路。当学生看到他们时,他们能真正感受到学术探索的艰辛和学术争论的意义。“不要总想着维护老师的尊严,但要时刻提醒自己,老师和学生是平等的。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真正赢得学生的尊重。”

把老师和学生当成同学

许多学生的父母见到王石楠时,总是会对他说:“你应该把我们的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严格管教他们。”在王石楠看来,亲子关系和师生关系确实有相似之处。

向老师学习容易,但向别人学习难。如何成为一名好老师?用王石楠的话说,既要有慈爱的母亲的心,又要有严格的父亲的心。我们不仅应该关心学生,而且应该对他们严格要求。学生有机会到处申请博士学位,但由于童年的一次事故,他身体严重残疾,到处碰壁。直到联系到王石楠,学生才收到第一个同意参加考试的答复。之后,她通过了考试,获得了南开大学的博士学位,并最终成为了一名大学教师。一路上,王楠的培养和关怀不仅提高了她的专业知识和工作能力,也给了她积极生活和挑战困难的勇气。

王楠对自己很严格,他的研究很严谨,对学生也很严格。因为他出生在陕西省,对学习要求严格,学生们私下称他为“西北狼”。毕业十多年后,一些学生回来感谢王石楠,因为他们终于凭借在南开大学学习时打下的良好基础和习惯取得了一些成绩,“现在他们已经意识到王老师的好意”。

王石楠说,良好的师生关系是“师生如同班同学”,教学是互利的,教师也是朋友。在指导本科生和研究生时,王石楠不仅重视文字,而且重视个人教育。极少数教师和学生在老板和员工之间形成了一种实质性的关系,允许学生为自己工作,这是王石楠反对的。“学生只能从老师那里学到精炼的利己主义。这会对学生产生什么影响?”

“很多学生都有古怪的想法和孩子气的脾气。我们将帮助和引导他们。”对学生来说,王楠总是宽容的。一些学生在课堂上“不同意”他们的老师。当这一切发生时,王石楠会密切关注的。不“听话”的学生可能前途无量。

现已成为海南大学社会科学研究中心教授的谢永康曾在课堂作业中反驳王石楠的观点。“起初读了之后,我仍然感到有些困惑,但是读了一遍又一遍之后,我想这个学生已经动了他的心。”从此,石楠开始关注谢永康,并指导他学习。大学毕业后,谢永康进入王石楠的系深造。在学习期间,他发表了一篇学术专著和十多篇论文。他的毕业论文也被评为年度100篇优秀博士论文,他的学术成就获得了一系列奖项。后来,谢永康入选“万人计划”的“拔尖青年人才”项目,并于2019年承担了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成为一名有一定成就的学者。(牛进,经济日报和中国经济网记者)

上一篇: 在阿拉善,探索五彩斑斓的辽阔秘境,唤醒自己沉寂已久的狂野

下一篇: 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郑永年:中国崛起开启新的世界历史

相关推荐